改制不易志 消防硬汉的变与不变

2018年12月26日15:04  来源:杭州日报
 
原标题:改制不易志,消防硬汉的变与不变

危难之处显身手,

水火相济铸忠魂。

image.png

暖心名片

王林飞,31岁,杭州半山消防中队执勤中队长助理。作为一名工作了12年的老消防队员,他参加过上千次出警救援,是杭州消防出了名的硬汉。然而,由于双眼先后被诊断出患有圆锥角膜疾病,他的视力急剧下降,甚至一度有失明的危险。在杭州消防支队的关心和帮助下,他两次接受角膜移植手术,可每次手术后,他都急着出院,回到工作岗位上。王林飞对消防事业的忠诚和消防队伍对王林飞的照顾都令人敬佩。

16针,这是今年5月王林飞接受右眼角膜移植手术后缝合的针数。上次接受采访时,他的右眼瞳孔周围有一个透明的圆环,看着像戴了美瞳。再次相见,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盯着他的右眼看,尽管有些唐突,但至少我们清楚地看到,那个圆环已经不那么明显了。

王林飞没怎么变,还是那么黑,还是那么壮,还是那么不苟言笑。“前不久刚回到队里,都没什么时间回家看看。”他还是那么忙。

好吧,我们就从“忙”聊起。

火警数量大减

他归功于市民消防意识的提高

右眼还没恢复好,王林飞到底在忙什么呢?作为执勤中队长助理,除了带队参加各种救援,他还作为业务标兵去外地进行各类指导。之前,他作为紧急避险科目的教官,参加了华东五省的应急救援培训,在绍兴连续带队3个月,和家人团聚的时间自然就被“无限压缩”了。

“现在眼睛对出警救援还有影响吗?”我们问道。

“没有了。”王林飞摇摇头说,如今,无论是火场内攻还是夜间救援,恢复中的右眼已经不会“拖后腿”了,“手术后刚回到队里那阵子,兄弟们都会提醒我,让我多休息,别去揉眼睛,我自己也很注意。”

能休息,说明出警的次数少了。王林飞说,和去年相比,中队今年接到的火警足足比去年少了200多个,“除了消防工作的开展,这其实和市民消防安全意识的提高是分不开的。”

昨天接受采访前,王林飞刚刚抽空去了一趟医院,做了一次复查。复查结果很理想,右眼的视力已经从术后的0.05恢复至当前的0.4。复查的同时,王林飞还接受了一次小手术,将当初缝在角膜周围的线拆掉了2条。“医生让我每隔3个月复查一次,现在我已经拆掉4条线了。”王林飞说,“眼睛恢复得蛮不错,只要定期滴眼药水,视力就能慢慢好起来。”

半山消防中队有一面笑脸墙,墙上是队员们的笑脸照。6月底采访王林飞时,他捂着左眼,单用右眼看那些照片,队员们的笑脸都是模糊的。“现在让我去看,兄弟们的表情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说到这里,王林飞笑了。

制服虽然换了

但那颗献身消防的心没变

要说王林飞一点没变,那也不确切,他的身份已经变了——6月底,他还是武警消防部队的士官,而如今,消防部门转为行政编制,归应急管理部管理,他也从武警士官转为消防士。

绿色的军装变成了蓝色的消防制服,武警警衔变成了消防救援衔,面对消防队伍的改革,当年曾想考军校、当军官的王林飞,内心会不会有什么变化?“身份虽然变了,但我们的职责没变。”王林飞说,除了火灾、事故救援等突发警情外,社会救助也将成为消防队伍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军装脱下了,我们的责任其实更重了。今后遇到紧急情况,我们都会出动,这才符合‘应急管理’这4个字。”

对于消防职业化,王林飞也有着自己的思考。“这对于我们消防员来说,肯定是一件好事。”他认为,职业化能有效提升消防工作的精细化程度,“我们在实施救援的同时,也要不断提升自己的救援能力,去钻研技术,去学习发达国家的先进经验。因为我们都明白,这是一份‘职业’。”

说到这里,我们已然明白,穿不穿军装、是不是军人身份对王林飞来说,已经不是一道“硬杠杠”。“那份使命感和荣誉感,那份责任和忠诚,永远不会变的。”作训服上佩戴着“中国消防救援”胸章的王林飞说道,“我可以骄傲地说,消防,是我奉献一生的职业。”

(责编:陈遥(实习生)、张雨)

推荐阅读

国家监委召开第一届特约监察员聘请会议   12月17日,国家监委在京召开第一届特约监察员聘请会议,优选聘请50名特约监察员。受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赵乐际委托,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纪委副书记、国家监委主任杨晓渡出席会议,为特约监察员颁发聘书并讲话。他强调,特约监察员要深刻认识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重大意义,以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担负起光荣使命,监督帮助纪检监察机关始终沿着党和人民确定的正确道路前进。 【详细】

勇当深化纪检监察体制改革“排头兵”| 安阳市纪委监察委开展廉政教育

最高法面向社会公开选拔知识产权法庭高级法官   为建立国家层面知识产权案件上诉审理机制,中央决定在最高人民法院设立知识产权法庭,统一审理全国范围内专业技术性较强的专利等上诉案件。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公告,面向法学专家、律师、专利代理人等公开选拔2名知识产权法庭高级法官。 【详细】

最高法发布司法解释完善知识产权纠纷行为保全制度|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借社会力量破“案多人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