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秒 他们必须从宿舍跑到消防车上

2018年09月05日14:33  来源:深圳晚报
 
原标题:60秒,他们必须从宿舍跑到消防车上

消防救援,时间就是生命。

8月22日凌晨2时28分,猛然间一阵急促的警报声划破了黑夜的寂静。深圳市公安消防支队龙岗大队布吉中队二班长黄志成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一根绷紧的弹簧,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一抬头,班里的战友已经像一阵风一样从宿舍里冲了出去。

伴随着警报声,对讲机里传出清晰的指令:丹竹头荔枝花园火警,出动一台10吨水罐泡沫消防车、一台5.5吨水罐泡沫消防车。黄志成来到自己的装备架前三下两下就把头盔、防护服和水鞋穿戴完毕,冲上消防车驾驶室用眼光一扫,从接到警报时算起,还不到60秒,全班已全装集结完毕。启动、拉响警笛,消防车呼啸着驶出营区,在警灯的映照下,黄志成看见执勤哨兵抬起右臂,庄重地向他们行了一个军礼。

对于黄志成来说,这是一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出警。在布吉中队当兵5年,他已经出警近6000次。

“热爱消防,热爱警营”

布吉中队指导员吴晓林看起来非常精干。他瘦高的身体,一双亮亮的眼睛严肃中藏着些许温情。训练场上,当着几个班长和新兵的面,他一本正经地活动着上下肢关节,压腿、下腰……俨然一副不与年轻人拼蛮力的样子。但其实,他比那些老班长也大不到哪儿去。所以,与站得笔直的新兵不同,吴晓林在那儿忙活的时候,几个班长看着他基本上都是一脸“坏笑”。

不过,等到他穿戴齐整,走上训练场和自己的兵们一起开始操演的时候,每个人顿时都变得严肃认真起来。

消防兵随时都可能面对各种不可预知的危险。所以,每个科目的训练,都是对各种险情处置的提前预设。救人,前提是要能在熟练掌握技能的同时知道如何有效地保护自己。所以,注意力必须集中,态度必须端正。

但是吴晓林却经常为中队的训练发愁。“警情太多了,有时候一天10多宗,睡不上一个囫囵觉,人都打不起精神,第二天怎么训练啊。”他说得没错,从21日深夜到22日凌晨,中队在不到4个小时的时间内接到两宗警情,所以22日的训练,基本上就泡汤了。

“我们看起来都挺没精神的,对吧?”特勤班长高传德笑嘻嘻地说。来自山东东营的高班长当了6年兵了,身高1.8米,体重80公斤,皮肤黝黑,看起来活脱脱像是一辆坦克。高班长从当兵起就在布吉中队,他说他热爱消防、热爱警营,唯一让他经常感到不爽的,就是在这个中队长年都会感觉到睡眠不足。

训练场上挥汗如雨。

面对险情,时间就是生命

曹健是布吉中队的排长。因为警情多,所以布吉中队比其他兄弟中队多配了一个干部,曹健就是除了中队长和指导员之外“多出来”的那一个。

22日下午,吴晓林去大队开会,中队长也不在家,曹健就成了带班干部。正和几个老士官聊着前段时间老是接警去城中村捅马蜂窝、去帮老百姓逮猫,警报就又响起来了。

就在一眨眼的工夫,这几个人一下子就出警了,只留下走廊上一阵杂沓的脚步声。随即,楼下响起消防车警笛声。

60秒,是消防部队操典上规定的从警报响起到消防车出动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不管消防官兵在干什么,60秒内必须全副武装坐在消防车里应该坐的那个位置上。

面对险情,时间就是生命。消防兵用铁的纪律,来实现他们与死神赛跑的加速。

消防官兵利用破拆工具解救被困司机。

这次是布吉中心小学里的电线起火了。一台多功能抢险救援车、一台5.5吨水罐泡沫车和一台10吨水罐泡沫车和17名消防官兵奉命出动,在开进途中,带队的中队助理熊红防就开始通过对讲机部署作战方案。时间临近下午下班,路上非常拥堵,车队拉着警报,但是速度根本上不去。熊红防正在着急,对讲机里忽然传来上级的指令:火灾已经被先期赶到的社区消防成功处置,命令布吉中队撤回。

熊红防摘下头盔,松了一口气。

回到中队,大家下车脱下防护服,里面的体能服都已经被汗水浸透了。不为外人所知的是,消防官兵每次出警,他们的单兵基本防护和作战装备的重量达到了24公斤。到达火场后如果执行侦查或攻击任务,单兵防护和作战装备重量最高可以超过30公斤。在遍布高层楼宇的深圳,为了处置一宗火警,消防官兵经常需要负重30公斤左右冲上十几二十层楼,甚至更高。

“我曾经在处置一宗高层火警后,坐在消防栓下面用凉水冲了自己十几分钟。身体热得像是要爆炸了。”高传德说。

哪里有什么岁月静好,真的多亏了有他们甘愿负重前行。

深夜里的灭火战斗。

“现在我也都出过几百次警了,不慌了”

22日晚,雷电交加,风雨夜来。22时整,熄灯号响起,一整夜平安无事。23日凌晨5时45分,营区响起起床号。6时整,集合号响起,楼下随即传来战士们出早操的跑步声。

“川哥,还是你镇得住,一夜没事。以后要常来啊!”吴晓林打着哈哈说。

去年刚入伍的新兵杨楠望着训练场上的单杠有些心事重重。来自内蒙古呼伦贝尔的他有着1.82米的身高和80公斤的体重,他的弱点是上肢力量不足。跑完步到单杠上做引体向上,老兵们很多都能比较轻松地一口气做到20个。轮到杨楠上场,他咬紧牙关做了8个。早操结束后,他再次被熊红防留下加练。

“马上就服役满一年了,我给自己的生活、专业训练打80分吧,体能还不行,最多打60分。跟班长比差得太远了。”杨楠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

根据支队规定,服役不满一年的杨楠和同批分来的5名新战友至今还没有请假外出的资格,所以,杨楠说深圳对他来说“还是一座陌生的城市”。回想起在中队第一次出警,杨楠说那时自己心跳加速、手忙脚乱,上了车以后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现在我也都出过几百次警了,不慌了。”他说。

当兵前杨楠在大连上大学,得知自己被分到消防部队时他曾经失落过。不过现在的杨楠已经深深地为自己的兵种自豪了,前不久他在电话里告诉自己的父母说:“我已经实实在在地在为人民服务了一年了。”(记者 李晶川 通讯员 赖高第文/图)

(责编:杨蕊荣(实习生)、张雨)

推荐阅读

教育部:严禁在校内推介非法集资活动   又是一年开学季,为进一步防范非法集资,教育部办公厅日前印发通知,要求加强宣传教育提高风险防范意识,加强日常监控完善风险防范机制。 【详细】

“法治进校园”活动陆续展开| 警惕校园贷穿上“新马甲”

为电子商务健康发展护航   8月31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电商法立法从2013年底启动,历时5年的立法过程受到社会各界高度关注。从开门立法、回应社会关切,到立法者如何在规范中兼顾创新发展,电商法立法过程有不少值得回味的内容。 【详细】

《电子商务法》颁布座谈会在北京举行| 治网购乱象 促电商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