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柳州消防2016冬季退伍老兵——90后接警调度员祝帆

雷阳

2016年11月29日14:56  来源:人民网-人民消防网
 
广西柳州消防2016冬季退伍老兵——90后接警调度员祝帆

“你好,这里是119指挥中心。”每天,柳州市消防支队作战指挥中心都会传出200多遍这样的声音,调度着全市18个消防中队的灭火救援力量赶赴灾情现场,守护着百姓的人身和财产安全。而这些声音,来自90后战士祝帆和他的战友们。

入伍成尖兵 从此结下电话缘

2011年12月,从小就有从军梦的祝帆应征入伍,离开了家乡四川泸州,成为柳州市消防支队的一员,那年他18岁。入伍前两年,祝帆在融安县中队担任战斗员。期间他灭过火,救助过车祸现场被卡在变形车厢里的司机,爬上楼顶救过跳楼自杀的女子,也曾桶过蛰伤群众的马蜂窝……

由于工作认真负责表现优异,2013年1月份,祝帆被调到了支队作战指挥中心,担任接警员。从此,守在接警服务台旁就成为了他工作中重要的一部分,到现在,已经过去3年多的时间了。

每天早上起床,打扫卫生,和战友们轮流去吃早饭,接警,下发灭火救援出动命令单,指挥调度消防救援力量。晚饭后,两名战士分为一组,进行值班,第二天,照常上班,日复一日。对于祝帆来说,他几乎每天都在干着同样的事情,顶多能在周末请四个小时的假,走出营区,走上街头,买点日用品,或者剪个头发。白天,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他和班里的战友就守在指挥中心,连上厕所都要轮流去,不能哪怕一秒钟漏岗。有时,就连他自己也觉得枯燥乏味。但是,他没有因此而松懈,而是恪尽职守,以饱满的热情坚守岗位。

平均每天接200个“电话” 警情只有十分之一

在指挥中心工作3年多,祝帆平均每天接200多个“电话”,节假日多的时候能达400多个。几百个电话里,真正的报警电话只占百分之十不到,而这百分之十里面多数是抢险救援和被困电梯、手被卡住、跳楼之类的社会救助,火灾只占少数。

有的报警人说着说着自己就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就挂断电话,等再打过去时,对方就不接了,有的直接关机。有的报警人在报警时说话很含糊,连具体地点都要想很久才能说出来,而且支支吾吾的。大部分电话都是响一声就挂断的。凭借经验,祝帆能快速辨别出报警情况的真伪以及判定火情等级。尽管有的报警内容祝帆几乎能断定是假的,但他还是会根据所了解的情况发出灭火救援出动命令单,让附近的中队赶到现场去看看。“万一真有什么情况呢?接警这工作不能有侥幸心理。”祝帆认为,救助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

为了快速接警,他整天都是将耳麦戴在头上,有电话进来时可以一边将现场状况快速记录,等挂完电话,灭火救援出动命令单一般也就同步发到离现场最近的中队了。

虽远离救援现场 依然心系战友百姓

相比火场上奋勇战斗的战友们,在幕后工作的接警员们都是默默无闻,似乎少了一种驰骋疆场的英雄气概,很难收获掌声,也看不到感激及敬佩的目光,但他们运筹帷幄,科学调度,却能决战决胜于千里之外。在外人看来,接警就是接电话、分派出警单、调度中队等程序,其实若不身处其中,无法体验其紧张程度和难度。就单单按调度力量来说,调少了贻误战情,调多了浪费资源,需要增援就得加派力量。把电话接好,也是一门学问。

去年9月30日下午,柳州市消防支队作战指挥中心电话声骤然响起,同时打进数十个排队电话,称柳城县范围内多处连续发生爆炸。

那天正是祝帆值班,接到报警后,祝帆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立即请示值班领导,同时调度柳城中队出动,特勤、柳北、城中中队前往增援。

“那天的情况真是紧急,光是报警电话我们就接了20多个,还是挺为爆炸地点周围的群众和参与救援的战友担心的,心里面就一直祈祷不要再有爆炸发生了”。那天,祝帆和战友们除了要实时监控救援现场情况,还要将救援信息收集好统一上报给总队指挥中心,一直帮到晚上都顾不上吃饭。指挥中心班长吴土俊介绍,“他当时真是坐立不安,一有电话马上抢着接,了解现场情况。”

来到柳州已经5年头了,祝帆早已熟悉了这座城市,习惯了接警员的生活。班长吴土俊说,“祝帆这名同志在这个岗位上一直尽职尽责,工作认真负责,对待接警电话耐心,而且细心,是个好同志。”然而,再过一个星期,他就要离开指挥中心,离开部队,踏上返乡的列车。面对熟悉的警营,面对融入了青春的那身橄榄绿,祝帆虽轻描淡写地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可内心深处却是如此不舍。“我不会忘记曾在这个平凡且光荣的岗位上走过的青春。”(人民消防网柳州11月29日电)

(责编:邹宇轩(实习生)、张雨)

推荐阅读

“公安局找你”,当心钱没了 冒充公检法诈骗,多被称为“台湾式电信诈骗”案件,由于此类案件的服务器、窝点及犯罪嫌疑人在国外,具有非接触性和隐蔽性等特点,打击抓捕难度不小。【详细】

公安破获特大跨境电信网络诈骗案 抓获101人|北京法院: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常设“六大陷阱”

新规来了网络直播间“闹剧”何时剧终 此次新规力图从以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为代表的直播领域入手,通过对直播发布和传播渠道推行规范化治理的方式,引导其摆脱野蛮生长阶段从而进入规范化、价值化的发展轨道上来。【详细】

请网络直播放过慈善|网络安全法高票通过 个人信息保护加强